足球数据

独家专访/《东宫》作者揭秘!笔下渣男撩妹谁年轻时没爱过几个人渣

记者陈芊秀/台北-武汉连线报导

陆剧《东宫》热播2个多月,掀起难得一见的追剧热潮,包括网友疯狂自剪影片、剧评文大洗版,豆瓣评分最高7.6分,台湾Line TV观看次数突破400万。电视剧改编自作家「匪我思存」的畅销小说,影视化受到原着粉丝高度关注,她也接受《ETtoday娱乐星光云》的专访,分享创作的心情。

雷小洲,油画家,广州美术学院城市学院院长。与特劳蒂一样,生活的经历让雷小洲的作品具有强烈的主观性。基于急剧的现代化城市进程带给他的影响,并融入了乡时城镇的记忆与感悟,给他的艺术作品营造了一种神秘氛围,表达了对国家、民族与时代的深厚情感。

通过城市设置进入长春频道

对于小枫,匪我思存喜欢女主角的性格,「她是我们心中简单纯粹的自己」,被问起有没有喜欢李承鄞什么地方,匪我思存直言:「并不,并不,我觉得他这个人挺可怕的。」

匪我思存谈顾小五,「谁年轻时没爱过几个人渣。」(图/翻摄自微博/电视剧东宫)

匪我思存透露,小说《东宫》中最花心力投入的,是大漠草原的剧情。(图/翻摄自微博/电视剧东宫)

谈起卢伟珊的减肥经历,她的主治医生,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肝胆胰外科主任、减重和代谢外科主任、南湖院区普通外科主任姜涛也很感慨:“最开始刚到我们医院的时候,她是用车推进来的,通过手术治疗,她现在已经能够正常的生活了。尤其让我感到惊喜的是,她现在还找到了男朋友,人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这次她拆线后就可以出院了。”

过度肥胖除了影响卢伟珊生活质量外,更是威胁到了她的生命安全。“我刚来这边做治疗前,抽了好多管血,倒不是检查要用那么多血,关键是我的血脂太高了,如果送检不及时,就凝固成油状了,没办法检测。”卢伟珊笑着说。

“毕竟,相比每公斤200万里亚尔(约合100元人民币)的新鲜羊排,这种羊肉每公斤的价格为50万里亚尔(约合25元人民币一公斤),因此还是很受欢迎的。”

《东宫》小说是以女主角第一人称描述。(图/Line TV提供)

与穆塔梅迪相谈正热,出租车内广播插播一则报道:

《东宫》小说以女主角第一人称描写,随后还有众多番外篇(注),以另一位角色描述小说中没有提到的剧情和后续,唯独少了男主角李承鄞。匪我思存表示,这和文学上的美学有关,她非常喜欢《红楼梦》,「中国传统的古典美学也有一定要留白,不能够太满,花开到7、8分是最美的,画画也是,一定要留白,要给人遐想,我觉得不要直给(直接了当的给),所以没有李承鄞的番外,我觉得挺好的。」她希望读者从小说其他角色中认识男主角,「唯独没有他内心的独白,这才是最有震撼力的。」

去年5月8日,美国政府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随后陆续重启了一系列因协议而中止的制裁措施,除了瞄准伊朗石油和金属出口、航运和银行业外,汽车工业也被列为制裁目标。

※《东宫》出自女主角视角 角色内心交给读者解读

《东宫》创作中最耗费心力的,是描述大漠草原的故事。匪我思存身为创作者,男女主角在大漠草原发生过的事,需要为读者解惑,弥补前半段的铺陈和谜题,因此技术上特别用力写这段,故事也就成形了。《东宫》从原着小说到电视剧,经历众多原作粉丝、追剧迷下笔自己救悲剧结局,然而小说男女主角的恩怨纠葛难以破解,她认为「它(故事)注定就是这样的结果。」

更多精彩新闻下载ZAKER

《东宫》自2010年出版,至今9年来,匪我思存没有再写过以古代背景的小说,令作品别具特殊性。她投入古代故事的写作,需要参考大量的资料,是否符合古人的思维逻辑,即便是虚构的小说,能否让读者相信这故事是真的,「我很感动大家看到这个故事,都希望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对一个创作者而言,这是很大的鼓励,希望让大家得到认同和鼓励,所以古代文学是很累的,不知不觉就成为最后一个古代背景的长篇小说。」

※等9年终于盼到了!小说另一个结局

“我一周能喝两袋奶粉,我姥姥说我9个月大的时候就吃了三个饺子,放在别人家哪有9个月的孩子吃饺子的啊?”卢伟珊用手指在嗓子眼儿处比划着说,“长大后,别人吃饭论碗,我吃饭要论盆,这么说吧,我从来没有吃饱的感觉,只有吃撑的感觉,食物顶到嗓子眼儿了,才感觉自己是吃不动了。”

匪我思存透露,创作时是没有写作大纲的,「任何故事的开头和结局,都是一个偶然」,以《东宫》为例,原本想写一个让自己和读者都觉得轻松活泼的故事,但是糟糕的是发现太轻松,写了几万字后,反而预感这个故事最后一定是悲剧,「因为开头太轻盈了,一定会有沈重的东西往下拉,这是文学规律和创作规律。」她认为从头到尾都轻盈喜剧,就会失去故事的意义。

第一次坐飞机旅行,第一次游泳,第一次骑自行车,第一次恋爱……这些大家很容易就能做到的事,对以前的我来说,只能是一种奢望。”卢伟珊看着身旁的男友小杨甜蜜地说,“我第一次游泳的时候,进到水里就浮起来了,看来我浮力还是挺大的。

李自健美术馆馆长、著名画家李自健先生表示,隆重推出此次展览,旨在通过特劳蒂和雷小洲,两位不同东西方文化背景的画家,在可感可知的视觉艺术作品,反映出中意友谊根植在深厚的历史积淀中,中意绘画艺术自然地交融与碰撞中结下了丰硕成果,同时也是东西方文化的交流、发展的见证。“文化因交流而多彩,文明因互鉴而丰富”,桑德罗·特劳蒂、雷小洲两位艺术家用他们各自的艺术世界构成了一部气韵生动的交响,给湖湘大地的观众带来一次难得的视觉盛宴。

《东宫》男女主角亲密戏小说描述隐晦,被书迷称「猪跑」。(图/翻摄自微博/电视剧东宫)

特劳蒂在中国的教学期间,雷小洲给予他非常重要的支持与协助。特劳蒂曾撰文这样表示:“我衷心的感谢中国人民和中国艺术家朋友们对我的教学活动给予的支持与帮助,如果桑德罗·特劳蒂在中国的美术史上能够留下一点印记,对中国当代绘画艺术的进步有所助益,我想特别感谢的是画家雷小洲在这些年里的风雨陪伴,一路通行。”

中国上世纪90年代初,改革开放的大门向世界打开,特劳蒂带着他的绘画技巧和艺术观念来到中国。他认为艺术绘画是一个独立自然之外的生命,除了满足画面本身的需要之外,视觉形象更要有一个心灵默契和沟通的境界,让观赏者能感受到艺术家的感知。这些都深深的影响着那些在刻板化的教学模式下的中国艺术家们,为他们进行现代化形式的创作提供了一个极为难得的参照,不再局限于写实观念的教条印象。在东西方碰撞、交融中,不同文化的对视、反思与认同中,促进了中国艺术更契合地融入世界,让中国的艺术成为参与全球当代艺术体系建设的一股动力。

姜涛介绍,代谢手术最早出现在美国,在1953年就有了第一例手术,最初这种手术是为了应对肥胖问题。

※《东宫》前半轻松活泼 后半极虐痛心

电视剧《东宫》热播期间,匪我思存特别公开小说版「另一个结局」,造成陆网热烈回响。事实上,她2010年在小说完结时,就已经写了双结局,被问起未来会不会公开正文,并收录在小说中?对此直言「不太可能。」她当时写下2版结局,和当时的编辑讨论过,公开出版发行的结局是最好的,「结尾一定要有力量,这个结局是最有力量的,最让人深入感受这个故事的,所以选这个结局(悲剧)。」她坦言7、8年来一直被追问另一个隐藏版结局是什么,加上电视剧热播期间,观众反应非常热烈,「在我的心目中,只有这一个结局,但是尽量给大家一点安慰,所以大概告诉大家另外一个结局是怎么样的,希望可以安慰到大家。」

12月11日,“交融&碰撞——桑德罗·特劳蒂&雷小洲作品联展”在长沙李自健美术馆隆重开幕。本次展览展出了两位艺术家包括油画等在内的217幅艺术作品,免费对公众开放。以此促进两国的文化交流与互鉴,为庆祝即将到来的中意友好建交五十周年纪念。

医生呼吁大家要正视肥胖

匪我思存日前公开小说另一个结局。(图/翻摄自微博/匪我思存)

目前,卢伟珊的体重只有180斤,相比她的“巅峰状态”,已经减掉了159公斤的体重!

卢伟珊说,减肥成功后,让她更有自信了,有了无数个第一次。

两位艺术家都是以哲学、艺术修行的自觉者,他们心与心的交流,对彼品德的仰慕欣赏,在和而不同中彼此吸收,得以情感能够共融,这也使雷小洲的艺术作品不仅流露出对土地深沉的热爱,还吸收了拉丁民族热情明朗的风情,运用热烈抒情的艺术语言,让画面色彩变得温和、细腻。

顾小五虽是男主角李承鄞的化名,和女主角小枫经历初恋的甜美,阳光般的存在,就像是女主角心中完美的恋爱对象。匪我思存觉得,女生在天真的阶段,会遇到一个感觉是上天派来契合自己的人,事隔多年再想起,「实际上,谁年轻的时候没有爱过几个人渣?」

有时和母亲外出,她也会敏感地注意到路人异样的眼神。“他们会捅一捅旁边的人,然后指指我,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回忆起减肥前的状态,卢伟珊并不避讳那段历史,“甚至我连生活都几乎无法自理了,我从卧室走到到厨房就喘得不行,上厕所对我来说都是个难题,有一次在厕所咳嗽一声,竟然导致了肋骨骨折。”

和前几次手术不同的是,这次陪同卢伟珊来做手术的是她的男朋友小杨,减肥成功的她,除了收获了正常的生活和自信外,更收获的属于自己的爱情。卢伟珊的经历也应了网上流传的那句话——每个胖子都是潜力股。

姜涛表示,肥胖会引发很多问题,尤其是三度以上肥胖,或者是超级肥胖,手术是可以救命的。“我们也呼吁肥胖患者能够及时就医,公众也应该正视肥胖问题,给肥胖患者支持和鼓励,不要歧视他们。”

桑德罗·特劳蒂,意大利著名艺术家,西方美术史的一名典型代表人物。天生独厚的“地中海血统”赋予他自由而热烈的绘画风格。强烈的色彩,苍劲的线条以及巧妙的构图和人文的诗意,塑造了契合民族精神和生命张力的典型形象,这让他的作品在当代观念艺术盛行的时代中显得尤为珍贵。

特劳蒂与中国博大精深的艺术文化结缘后,他的作品不仅折射出西方艺术潮流发展的轨迹变迁和后现代主义绘画演变的缩影,还汲取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他甚至希望通过研究《红楼梦》等古典文学来了解中国的历史文化背景。在他的画作里不难看出,中国书法中的那种神韵,那种细腻与张力,还蕴含着西方绘画中的的热情和浪漫,中西融合,互相辉映。特劳蒂不止一次表示中国画的精髓可以“拯救”西方绘画,因为,当一个系统已经发展到极致而后期无法再去超越的时候,另外一个文化系统可以为他们开辟一条新的出路。

“什么东西都在涨价,可是我每月还是挣这点儿钱,这点儿钱。”

不远处,德黑兰市民正在举行集会,支持伊朗政府决定部分中止履行伊核问题全面协议,抗议美国对伊朗实施制裁。

“那段时间,我们无意中听说这里能通过手术减肥,我和我母亲就想着来试一下。”卢伟珊说,“我家到高铁站也就是半小时路程,那天我提前了一个半小时走,还差点没赶上高铁,因为我走路实在是太费劲了,在高铁上,陪着我来长春的记者一直站着,把她的座位让给我,因为需要两个座位才能容纳下那时的我。”

匪我思存谈李承鄞,笑说:「我觉得他这个人挺可怕的。」(图/翻摄自微博/电视剧东宫)

之后,卢伟珊进行了腹腔镜胃流转手术,后来体重直线下降,降到了210公斤,因为减肥速度过快,导致她身上的皮肤松懈。“尤其是肚子上的皮肤,已经耷拉到膝盖部位,像裙子一样。”卢伟珊说。此后,卢伟珊先后做了四次形体重塑术,最多的一次,医生从她身上环切掉的皮肤组织达到21公斤多。

石油出口下滑,外汇收入减少,原本就存在货币超发问题的伊朗里亚尔汇率断崖式下跌。去年年初,汇率尚能维持在4万里亚尔兑1美元,这个月初则跌至15万里亚尔兑1美元。

网友形容《东宫》的亲密床戏为「猪跑」,成为追剧的必备关键字。其实这源于匪我思存在连载中,有段男女主角赏花灯后,曾经发生一夜的亲密,不过后来这篇章节被作废,正文至今仍在网路上疯传。为什么大受欢迎的情节要作废呢?

货币大幅贬值,不仅导致伊朗民众的财富急剧缩水,更使该国本就比较严重的通货膨胀形势进一步恶化。去年,伊朗的通胀率超过18%,今年3月伊朗新年后,通胀率则超过50%。

“减肥成功给我带来的变化特别大,让我更自信了,更想尝试那些新鲜事物了,更重要的是让我收获了爱情!”卢伟珊说。

卢伟珊也曾经尝试过各种减肥的方法:中药、针灸、拔罐、吃代餐粉,但效果都不明显。“吃代餐粉的那一个月,我一口饭都没吃,虽然减掉了30公斤,但半个月就反弹了回来。”卢伟珊无奈地说。

穆塔梅迪告诉记者,在伊朗,开出租车曾是收入可观的营生,吸引了不少中年男性从业。然而,他们还算体面的生活,现在被美国挥动的“制裁大棒”砸得支离破碎。

※悲剧深植人心 匪我思存:我是有喜剧天赋的人

特劳蒂先后在中央美术学院、广州美术学院、湖北美术学院任客座教授。在教学过程中,特劳蒂善于改变学生的观察方式,引导学生敞开创作思路,学会去发现问题,寻找自己的艺术形式,从而探索下去。使中国学生受到拨云睹日般的启发,学会在充满活力的生活中寻找灵感,创造出新时代的艺术作品,让艺术语言更加丰富,让文明得以传承。

“美国人说我们发展核武器,支持恐怖主义,于是退出协议,对我们进行制裁。可是我真搞不清楚,我开的车怎么就和核武器和恐怖主义扯上了关系?”穆塔梅迪摇着头说。

《东宫》前半段宛若轻松喜剧,后半急转直下。(图/翻摄自脸书/春天出版)

因为肥胖,导致卢伟珊在求职过程中也受到了很多歧视,甚至导致她有了自闭的倾向。

来源丨新文化报·ZAKER吉林记者 邢阳

如果情况继续恶化,别说修车,穆塔梅迪可能连肉都吃不起了。

4月10日,新文化报·ZAKER吉林记者再次见到了卢伟珊,她刚刚进行了第四次形体重塑术,她的脸上洋溢着自信的笑容,很难想象在几年前,她还是一个因为过度肥胖而极度自卑,甚至一年多都没有下过楼的女孩。

“差不多有一年的时间,我把自己锁在家里,每天就是看电脑吃东西,尤其是喜欢吃那种高油、高糖的食品,在2015年末,我体重达到了‘巅峰’——244公斤!”卢伟珊说,“我无法躺着入睡,那样我无法呼吸,只能坐着睡觉,一坐下,肚子上的肉就盖到腿上了。”

《东宫》小说以女主角第一人称描写,故事中各个角色,都是女主角主观的描述下,被读者熟知,电视版则是客观描述,被网友形容「上帝视角」。故事中最爱哪个角色,是网友热烈讨论的话题,匪我思存则说,最爱的是小枫在大漠时养的两只沙鼠,一只叫阿巴,另一只叫阿夏,是电视版没有露面的。

减掉了159公斤体重的她

《东宫》小说番外发表5则,唯独少了男主角李承鄞的视角。(图/Line TV提供)

匪我思存形容《东宫》赵瑟瑟:「其人可恶,其情可悯。」(图/翻摄自微博/电视剧东宫)

※当年的猪跑为何作废?

《东宫》虐恋悲剧逼哭世人,作者匪我思存:「其实我是有喜剧天赋的人。」(图/北京记忆坊文化授权提供)

10日,伊朗首都德黑兰,出租车司机穆塔梅迪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做着点钱的姿势,向记者不住抱怨。“汽车维修和保养的配件价格疯涨,下月车要是再坏,我就修不起车了。”

匪我思存考量到《东宫》读者年龄比较年轻,女主角是天真可爱、灿烂明媚的少女,花灯后的猪跑情节太过直白,和整个小说会不搭,她笑说:「包括正文保留了2段猪跑,但是很难让大家看出来。」小说用隐晦的文字叙述亲密桥段,因此删掉了花灯猪跑,但是后来换上更激烈的情节代替,事隔多年,她觉得好像太惋惜了,坦言有想要不要写回来,但是势必要更动后半段的剧情,才能保证故事不走样。

匪我思存打从一开始发表网路小说,便一直使用这个笔名,灵感取自于中国最古老的《诗经》中《郑风.出其东门》的诗句:「出其东门,有女如云。 虽则如云,匪我思存。」意思是走出了东城门,看到美女如云,但是都不是我喜欢的那一个。她的作品题材广泛,其中很大部分和悲剧有关,被书粉昵称「后妈」,还有「悲剧天后」的封号,为什么会选择写悲剧?她说:「我在现实中是一个很活泼的人,见到我真人之后会有点反差,本以为我是悲观、不开心、多愁善感的,实际上我是无厘头、有喜剧天赋的人,正因为写东西要跟现实中的自己有点反差,不然就很无趣啊。」她出道十多年,自认在年轻时下笔会更狠,「(当时)对世界的看法更尖锐锋利,这种尖锐跟锋利,更倾向悲剧的结局。」

小杨告诉新文化报·ZAKER吉林记者,他和卢伟珊认识了一年多,最初特别佩服她的毅力,但是两人在交往过程中,逐渐产生了感情。“她对我特别好,我们俩的家长也都特别支持我们,我把她减肥以前的照片给我妈看,她都不敢相信这是同一个人,一直说:‘太厉害了!’”

匪我思存认为,创作小说一定是喜欢每个角色,哪怕是反派也是喜欢的。她形容「赵瑟瑟」是「其人可恶,其情可悯」,角色有很多冷血、残酷的部分(诬陷小枫),但也只是一个少女,从瑟瑟的成长环境来想,也不曾想过这是错的,结局也是凄惨的。

穆塔梅迪说,在德黑兰开出租车,一个月的薪水约为3000万里亚尔。这个收入在一年前差不多相当于6000元人民币,现在只值1500元人民币。“司机们不敢多涨价,因为最近失业的人很多,然后许多人都跑来开出租了,竞争很激烈,涨价坐车人就少了。”

注:匪我思存为《东宫》撰写的番外包括:《太液芙蓉未央柳》、《不信人间有白头》、《鸳鸯瓦冷霜华重》、《月照离亭花似雪》、《满架蔷薇一院香》。

减肥前,卢伟珊说她自己是一个极度自卑、敏感的女孩,甚至一度不敢在别人面前大声说话,或者抬头正视对方的眼睛。

※番外为什么独缺李承鄞视角?

减掉了159公斤的体重

别人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她

“但在医学实践中发现,代谢手术不光能减肥,还能对糖尿病、高血压、高血脂、鼾症、不孕不育症等疾病,都可以通过手术解决或者缓解。”姜涛说,“目前,在美国一年大约有20万例代谢手术,在中国每年大概有1万例左右。”

匪我思存形容小枫,「她是我们心中最纯粹的自己。」(图/翻摄自微博/电视剧东宫)

当天,包括首都德黑兰在内伊朗境内多地爆发反美游行,示威者支持政府部分中止履行伊核协议的决定,并呼吁政府应该在欧洲相关国家不履行协议义务情况下彻底退出协议。

由于美国单边制裁,以及国际贸易严重依赖以美元结算,伊朗已难以通过正常渠道进口必需的汽车零配件。即便是国内能够生产的零件,也因供应短缺而价格猛涨,成了紧俏货。

减肥成功的她尝试了无数个第一次

穆塔梅迪告诉记者,为了平抑飞涨的物价,政府在德黑兰一些肉铺推出所谓特价羊肉。尽管这种肉多为冻肉,肉质不新鲜、膻味重,且按人头定量配售,仍然在市场上供不应求。

他们如同新时代的马可·波罗——中意文化交流的使者,架起了两国艺术互学互通的桥梁。两位艺术家志同道合的结果是友谊的建立,充分体现了世界多样性文化交流互鉴的精神,既保留着各自国家的文化印记,又吸收了彼此国家的艺术元素,拉紧了维护世界和平的纽带,夯实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人文基础。

其实,卢伟珊刚出生时,体型和其他婴儿并没有太大的差异,但是从小的饭量就特别大。